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六合手机直播开奖结果 >

90后投资人吴幽:伟大的事物来源于“边缘力量”-羲知企投家

发布日期:2019-11-01 09:54   来源:未知   阅读:

  吴幽江苏徐州人,90后投资人。大学时期成功创业者,大学时期成功创办服装定制公司,2010年辍学创业转战电商,到2013年赢收2.8个亿。2014年经过前期创业的资本和经验教训,创立了镜湖资本。成为周鸿祎,薛蛮子,李开复等20多个行业大佬的GP,46亿资金基金的管理者。在文娱方面成功投资了多个备受好评的节目如《北京遇上西雅图》、《欢乐喜剧人》、《跨界歌王》等。在医疗上投资国外知名癌症靶向药公司和中国8家精神病院。

  2、很多时候,要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在你独立的思考下,就要激进的、all in的去做,去重仓这件事情,想明白了就去干,亏了我也认了这件事情。

  4、在我们团队中,有两个哥们是河南人,老说一句话,这句话得用河南的线、别的我不做,做我就做深了,人的能力是有限的!

  羲知说:被誉为“硅谷创业教父”的 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在2006年的一次演讲中说,当人们觉得你不行,或者认为你做的事情不对的时候,你应该知道,你已经走上一条正确的路。如果人们对你一直抱有这种态度,这就意味着,你非常有可能,做了一件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当然前提是你没有虚度光阴。伟大的新事物往往来源于“边缘力量”,吴幽说我愿意去做一些边缘的领域,在这个领域里我要做老大,这个领域的“终局”我能打赢。

  旻羲:我们之前也在沟通目前您有在做足球俱乐部,有在做企业连锁,也有投精神病院,医疗领域在投资癌症靶向的药物方向。目前专注领域是医疗领域,比如说精神病院的投资,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吴幽:15年的时候,移动互联网到了一个瓶颈,当时就想往医疗方向转。在医疗方向研究了很多领域,包括骨科、眼科、口腔,肿瘤等四十多个细分的领域。首先我们进入这个领域,首先是这个领域在飞速的增长;第二,这个领域的竞争尽量不是特别的充分;第三,我们的综合能力能在这个领域里面能用得着。最后我们砍的只剩下三个领域:母婴、骨科、精神病院。因为骨科病种的原因,骨科很难形成一个独立的科室,母婴在这个领域也很难形成垄断。所以我自己有一句话“你要做生意,你要做不能垄断的生意;你要做投资,要做能够形成垄断的生意。”

  旻羲:我认为医疗这个门槛本身就挺高的,是什么原因让您想到投资精神病院,毕竟精神病院和母婴、骨科相比,需求并没有那么多,只是服务那一部分群体。您是怎么考虑的?

  吴幽: 其实这个,北京有一家非常出名的企业叫美中宜和,我们也差一点投了这家企业,我们研究了母婴领域,第一个是虽然二胎政策虽然放开了,但是我们发现大家越来越不愿意生孩子,大家在孩子身上投入的钱越来越多。如果我们没有能力形成一个核心竞争力的话,我们没有必要进入这个领域。我想到了一个关键词叫终局,这个领域的终局对不起我吴幽没有能力打赢这场仗,相对而言,规模没有那么大的行业精神病院,这个领域的用户也在急剧的增长,这个领域的人群也越来越多,我们认为在精神病院这个领域以我们当时的能力,在精神病这个领域的终局我们有可能达成胜利。

  便利店这个领域,我们也看了一年半的时间,我发现便利店这个领域也是非常的大,目前为止,还没有很强的对手。如果从终局来看,这场仗应该怎么打,我的资源和能力是否能够匹配,目前来看,便利店这个事也是挺大的事。我也在盘算这个能力,目前这个标的我们正在看,也可能有机会我们能拿下几家去尝试下。我目前也在整理读书笔记,整理了二十万字。

  旻羲:精神病院这个群体是很特殊的小众群体,他们的病症不一样,管理的体系也不一样,是很复杂的一套体系吧?

  吴幽:不太一样,我们树立资产的PE值都是非常低的,因为这些行业刚开始的资产都是非常低的,我们更加看重的是它的增长,给我们的平均年增长值是30%,这是我们的底线

  吴幽:实际上来讲,在这个领域并不是很高。最早收的一家已经快三年了,总共到现在收的有十几家了,控股下来我们自己的团队在运营。目前来看,这个领域在医疗领域里有一个巨大的红利。当然,精神病院这个领域相对于母婴小很多,同时比如像抗癌药,西药研发也有巨大的红利机会。所以,很多人问我吴幽你当年为什么不投共享经济、不投电子烟,那我的问题来了,你们为什么不投精神病院呢?所以,很多时候,要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在你独立的思考下,就要激进的、all in的去做,去重仓这件事情,想明白了就去干,亏了我也认了这件事情。目前我们的精神病院资产是做的最大的,参考爱尔眼科,爱尔眼科有五百亿的市值,我们认为如果我们精神病院不出意外的线年内能做到五百亿到一千亿的规模,起码这个规模不比眼科这个领域好,只不过爱尔眼科把这个领域整合了。

  也就是说,大家都那么想,你千万不能那么想,找到边缘地带,找到那个能成为中心的边缘地带。大家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精神病院未来的人群一定会越来越多,说白了,我想去做一个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旻羲:如果你跟普通的投资人去说,我要去投精神病院,他就会问你你的用户群体有多大,太小了,我们不做。我记得查理·芒格曾经说过我欣赏那些本身智商有130,认为自己智商有120的人;我不会投那些明明智商有150,认为自己智商有170的人,我觉得跟您的思路是非常像的。我知道我能力的边界在哪里,我做能力圈里面的事。我深耕这个行业,把这个行业做的更大,我做的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足够了。

  吴幽:在这个过程中,很多LP、投资人是没有自己的独立思考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在摇摆的中间地带,我在这个细分领域的垄断性出来了,所有的钱或者资源都会向我们来靠拢。

  羲知说:在吴幽身上,我们看到一个乐观主义者的精神。乐观主义者总是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行为能力来承受和减弱原有负向价值对于自己的不良影响,并使原有正向价值发挥更大的积极效应。对于文娱方面的投资,吴幽说这是大趋势方面的探索,这个探索我们交了学费,并且这个学费没有亏掉。08

  旻羲:您还投了《北京遇上西雅图》、《欢乐喜剧人》,这些都是文娱方面的,后来又转型精神病院,这个转折比较大,怎么想?

  吴幽:15年的时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分水岭,我们当时想互联网到头了,该怎么做。我觉得未来就是一个升级的机会,像环保、教育、文娱都有机会。我举个例子,当时我们收购了最好的垃圾发电公司,中国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中国垃圾发电的技术远远差于欧洲,欧洲的环保的要求非常的高。所以说中国有巨大的市场,最近我们收购的一家公司在越南,价值三十亿人民币标的,他的能力在越南已经足够了。所以说这是一种升级,是对政府端的一个升级,老百姓对产品的一个升级,对服务的一个升级及精神方面的升级。

  吴幽:对美好生活的一个向往,是一个很好的词。当时,我们投文娱这个方向是以探索的形式去做的。其实我们都没亏,后来发现文娱是个大坑,文娱这个领域对人的依赖是特别的强的,这里面的风险非常的大。客观来讲,文娱领域的整体科技能力、工业化水平还是比较差的。

  举个例子,14年的时候,我见了一个叫韩三平的大爷,也就是中影的三爷。我说大爷,中国的电影为什么做不好,他说中国最聪明的人都在从政或者做金融,为什么要去搞文娱呢。其实我觉得中国文娱行业的从业者的整体素质要比金融领域的要差一些。也许在未来,中国的人均水平达到一定阶段,相较于美国的话,中国会出现伟大的文娱方面的工作者。投文娱只是一个探索,所以投了一些头部的电影,一些综艺,我觉得只是作为一个探索。这是大趋势方面的探索,交了学费,而且这个学费没有亏掉。

  羲知说:“祸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老祖宗的智慧告诉我们知人者智,自智者明。虽然在投资领域,吴幽取得了很多的成就,但是他并没有浮躁之气。对于投资,吴幽说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别的我不做,要做我要做深了。10

  旻羲:归纳起来您在投资方面是有逻辑的,文娱方面,精神层面的消费升级;精神病院,这种小众的群体需要被看到,被呵护;事实孤儿他们的权益谁为他们去做主张;环保方面,我们需要更多的技术引进到我们的国家。

  吴幽:凯文·凯利 曾经说过所有的中心都是从边缘切入的,当然不是所有的边缘都能成为中心。所以,我愿意去做一些边缘的领域去做,比如说精神病院,精神病院这个人群相对于母婴这个人群小太多了,比如相对于骨科也小太多了。我在这个领域我要做老大,我要做绝对的老大,刚才提到了一个词叫终局,这个仗我要打赢。

  吴幽的能力在这,上不上,下不下,在这个领域里我要结束这场战争。比如说我做公益,我去给希望工程捐点钱或者我去做大众化的公益,我宁愿去选择一个更小的领域,就像薛老当年做打拐一样,影响行业,引起关注。别的我不做,要做我要做深了,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比如说马化腾,他要做更大的一个领域,比如一个小的领域他需要有人去做。不要去太热闹的地方,很危险,热闹的地方是一个生意。比如说吴幽我今天想做生意,赚个五千万,八千万,我一定不会做精神病院,我一定会做母婴。

  赚五千万很容易,如果吴幽想把母婴这个行业给垄断了,对不起,可能这是吴幽干不了,可能张磊他能干的了。所以,这个逻辑不一样,我要考虑我的东西,比如便利店考虑了一年半,我们不敢干,这个能力太大了,我目前的能力是你不够的。在考察这一年的时间内,有一些很有实力的玩家进来,这是一个思考的逻辑。大家都那么想,你千万不能那么想。找到边缘地带,找到能够找到中心的边缘地带。

  羲知说:你想要的每一件东西应该都是发自你内心的:你真心愿意从事的工作,你想要的各种社会关系,各种让你快乐与满足的来自社会、精神、美学的激励,用以维持你生活所需的金钱,成就自己或服务他人所要求你具备的各种必要条件。如果你没有目标,你将一事无成。而要有目标,首先就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11

  旻羲:你有浮躁过吗?3年,2.8亿,是一个什么概念,这辈子什么都不干,也不愁吃喝了,你没有太多的物质追求,有句话说年轻人,如何在暴富之后,沉淀自己。您是如何在暴富之后,沉淀自己的?

  吴幽:我比14年胖了二十多斤,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是很浮躁,我有钱就怎样。我对物质没什么概念,事业对我的刺激远远大于生活对我的刺激。

  物质欲主要在事业一步一个台阶往上走,比如我买了一辆迈凯伦,比如我吴幽是中国大陆人,是第一个收购欧洲主流联赛俱乐部的,这种虚荣心远远大于我买了十辆迈凯伦。

  羲知说:人,只要有一种信念,有所追求,什么艰苦都能忍受,什么环境也都能适应。从农村到城市,从辍学创业到投资管理,吴幽身上有着坚定的信念。吴幽说,首先你得极端的去脱离你原来的环境,你得达到了丰富之后才能看到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13

  旻羲:创业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2018年整体的创业环境还是投资环境都不是很好,很多人在创业或者投资的过程中也遇到了瓶颈。像您创业也能成功,投资也能成功,您认为您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吴幽:首先,这些年非常流行的一句话就是王阳明的知行合一。我有一个理解,知就是一个视野,知就是你得知道这个事。

  有一句古语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假如说你早当家,种种菜,喂喂猪,他是没有意义的,你是在一个狭隘的环境中。其实我在读大学之前,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有限的。可能我的父母,我的家人,我的周围环境中带来的认知环境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到了大学以后,有机会接触更多的网络读更多的书籍,知道了互联网这种沸腾的十五年的发展,那时候会给年轻人充满各种期待,有一句话说我来了,我看到,我征服了。

  首先是你得来了,你看到了。我认为我这个人看到了,我能做到。先有一个视野,你得看到这个东西,你得知道这些东西。你得知道你要坚决的干,大学辍学之前,我的日记本上,我就写下了一句话叫做极端然后丰富。首先你得极端的去脱离你原来的环境,你得达到了丰富之后才能看到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你坚决去做了,做了之后,你的能力不匹配你的目标,很多时候你也不知道,这个事你到底能否做到,很多时候你要像小马过河一样一点点去做,你干了这件事情,很牛逼,一般人做不到,这说明你已经胜过了百分之多少的人,你决定了去辍学,这个事情百分之一的人都做不到,意味着你可能会淘汰百分之一的人。那么,比如说你去做淘宝的化妆品,那么多人在做,都享受着同样的红利,我们是从零做到三个亿的,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我们在这个类目中已经做到了北京地区的前三了,因为除了杭州之外,最好的就是北京。意味着在那批起来的人中我不是最好的,但在这里面我是全国前十的。也就是阶段性的意味着我证明了我自己的能力,然后我才敢去尝试一个更大的东西。我认为人的一生非常的短暂,我记得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父母都在小学当老师,我看了一本书叫做明史,带拼音的,我用了一个下午看完了,看完之后,我在我们村里溜达,我看了这本薄薄的明史总共记录了不到两三百年的历史,我认为时间是十分珍贵的,人的一生就很短暂,那就大胆的去做吧!

  直接去做就可以了,没有什么可失去的。这种说法对于在十九岁才第一次见到地铁和飞机的人,未来任何东西都是未知的,你未来所有的尝试都是一种进步,这是我的一个想法。

Power by DedeCms